稳中求进基调下推进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02 19:41

【推动高质量发展,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确定发展思路、制定经济政策、实施宏观调控的根本要求】

□周子勋

最近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为2018年中国经济工作举旗定向、谋篇布局。会议强调,2018年要坚持稳中求进总基调,坚持发展新理念,紧扣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按照高质量发展要求,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

值得关注的是,过去五年,稳中求进始终是经济工作的总基调,2016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将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上升为治国理政的重要原则,2017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次强调这一提法,并要求“长期坚持”。不过,随着环境和条件的不同变化,“稳”的内涵、“进”的方式和内容会有所不同。

众所周知,2018年,中国处于不同寻常的历史方位——既是贯彻中共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也是改革开放40周年,还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施“十三五”规划承上启下的关键一年。更重要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中国经济发展也进入了新时代,其基本特征就是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也就是说,中国将从过去重视速度和规模转向今后重视效益和高质量发展;从过去重视经济总量和财富总量的增加转向今后更注重经济和财富的分配;从过去重视经济发展的结果、市场规则与监管不够健全转向今后更加重视规则体系,使中国市场成为更有规矩、有正向激励与淘汰规则的市场。为此,更需要以稳健的经济发展来创造良好的改革环境。这种“稳”是全方位的,不仅需要经济稳定,还需要社会稳定和产业稳定。

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经济保持平稳较快发展,使中国经济发展成为带动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2017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已达到80万亿元人民币,稳居世界第二位。近五年来,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达到7.1%,远超同期世界经济的年均增速。2016年,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30%,是世界经济当之无愧的“稳定之锚”。

中共十九大之后,中国发展的重中之重是注重更加全面的经济发展。不论是全面实现小康社会,还是建设现代化国家,都离不开经济发展这个根本。未来五年,经济发展将愈显重要。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统筹推进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各项工作。而目前所推动的各种改革和调控,也正是为了未来“稳定而健康的经济增长”。

与过去不同的是,今后的经济发展是转换了理念、转变了模式的新发展,即与“五个发展理念”相一致的经济发展,尤其将突出“高质量发展”。正如《人民日报》评论所言,高质量发展,就是能够很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发展,是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发展,是创新成为第一动力、协调成为内生特点、绿色成为普遍形态、开放成为必由之路、共享成为根本目的的发展。

道理已经非常明了:高质量发展是中国未来发展的核心和政策出发点。推动高质量发展,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确定发展思路、制定经济政策、实施宏观调控的根本要求。抓住了这一“稳健”基调下的发展思路,就不难把握很多方面的具体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取向不变,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保持中性,结构性政策要发挥更大作用,社会政策要注重解决突出民生问题”,都是围绕全方位“稳健”这一中心目标。2018年的这个政策方向选择,着力保证了政策的延续性,稳定了市场对政策环境的预期,为当前中国的经济结构调整、转型升级、提质增效、深化改革、补短强实赢得了较大的回旋余地和腾挪空间。

如何推进高质量发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做好八项重点工作: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加快建立多主体供应、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为此,必须加快形成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指标体系、政策体系、标准体系、统计体系、绩效评价和政绩考核体系。这些部署的核心,是形成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政策环境和体制机制,更好引导政府、企业、居民转变发展理念,形成政企民三位一体的高质量发展推动力量。

此次会议提出,促进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金融和房地产、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事实上,自201710月以来,多个迹象表明中国基础设施建设热潮在降温,或许就是在寻求控制债务水平并将注意力集中到增长质量而非数量上。这也释放出中央对2018年经济增速小幅放缓会有更高容忍度的信号。

财政政策继续保持积极,货币政策则要保持稳健中性。这与“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总体要求相符。可以预计,未来强监管、去杠杆还将持续,但为了应对当今世界经济的结构性问题,宏观经济政策可能会保持结构上的灵活性。

最近发布并将于2018129日生效的《中国人民银行自动质押融资业务管理办法》就具有重要的政策信号意义。该《办法》不仅扩大了合格质押债券的范围,还大幅调高了各类银行质押融资余额的空间。这次政策调整,意味着将对宏观经济加大提供资金融通。

2018年改革的主线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攻方向是提高供给质量,推进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转变,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会议要求以处置“僵尸企业”为重要抓手,推动化解过剩产能。深化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等行业改革,降低用能、物流成本。同时,会议强调改革开放要加大力度,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推进基础性关键领域改革取得新突破。

在当前形势下,以放开市场、强化服务、强调公平、优化资源配置为主的升级版、效率型改革,有以下几点是应该是比较关键的:一是放开市场准入,尽最大可能实行负面清单管理,尽可能减少政府对市场的限制性干预。二是政府不能利用政策资源去抬高发展成本,而是要尽量降低成本。三是打击和限制基于互联网金融、以钱炒钱的金融过度创新,促使金融资源更多流向实体经济。四是调整政府财政资源的使用方向,减少政府直接投资上项目,将资源转向环境营造和公共服务。提高增长质量最重要的办法就是通过重置存量资产来发掘经济增长潜力。五是以法律制度来维护市场的公平性、开放性和可预期性。六是在方向上,始终持续吸引外资进入,尤其是在实体经济领域。七是切实从制度和服务上改善制造业的发展环境,全力激发起民间投资的积极性,消除民间资本不能投、不愿投、不敢投、不知往哪投等障碍。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