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樟柯做客蜻蜓FM《八分》:《江湖儿女》是在拍一些将会被删除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12 11:21

  “我这部电影是在拍一些将会被删除的人。”

  贾樟柯新片《江湖儿女》热映时,片中一幕在社交媒体被频繁讨论,在电影最后,贾樟柯用楼梯间监控器拍摄了女主巧巧的模糊镜头,令许多人费解。在做客音频节目《八分》番外篇时他解释道,“我们无意中被各种各样的摄像头拍下来,每一个鲜活的生命,经历过情爱、欲望、挫折、争斗、悲欢过的人,终究会被删除。”

  9月,由梁文道与看理想团队出品的音频节目《八分》独家落户蜻蜓FM,近日,贾樟柯受邀做客节目番外篇,与梁文道开启了一场关乎于电影、江湖和侠义的对谈。一位是来自香港的知识分子,一位是土生土长于山西的独立导演,随着对谈的进行,双方渐渐生出了一种故知重逢之感。

 

  谈电影:不变的东西更加孤独

  不过45岁,贾樟柯已是世界最负盛名的戛纳电影节 "终生成就奖" 获得者。从业二十年来,他保持着每两年一部长片的速度,每一部都获得了广泛赞誉。对贾樟柯来说,拍电影是一门手艺,手艺人做活儿,不会随波逐流,失去灵魂。这样的理念也渗透到了《江湖儿女》的拍摄中。

  对谈一开始,梁文道就提起影片长达17年的时间跨度,贾樟柯说,《江湖儿女》的素材拍摄跨越了17年,但在这么长的时间中,存在于现实中的剧场、房屋、河流,其实都没有太大的变化。

  这种“不变”的现象引起了两位的共鸣,当整个世界都在快速地发生变化,在贾樟柯的镜头里,那些“不变”成为了一种孤独。“对,孤独是它们被留下来的一个东西”,在梁文道看来,这种孤独,是被记录大时代的人所遗漏和忽视的存在,是自生自灭的,贾樟柯把它称之为“苟活”。

  但“在被留下来的旧的环境里,有另外一种生命力出来了。”这也是贾樟柯认为“被删除的人”值得记录的原因。电影中来自17年前的那些活着的房子、街道、剧场,和鲜活的人,让梁文道联想到2001年前后的时代巨浪,比如中国加入WTO,北京开始准备奥运等。

  也许此刻,两位记录者已经不仅在讨论电影中的意象,在浮躁又快速迭代的现代生活节奏中,两位内心都有所坚守、拥有信念的人,已经逐渐找到了某种惺惺相惜的证明。

  谈江湖:浮沉的“人”与传统的“义”

  在梁文道看来,那些江湖中浮沉的小人物,同不变的生活场景一样,是不会被歌颂也不会被记录的存在,他们是随时可以被抹煞和消除的。《江湖儿女》中巧巧、斌斌就属于这样的人物,主人公曲折的命运让许多观众感受到了一种“堵”和不理解。

  对此,贾樟柯相信,时代最大的需求之一就是是接受它的实质,不能因为“堵”的感受,去放弃观察甚至无视他们。这种“堵”也让梁文道在文学作品中找到了更多维的解读,“鲁迅的小说不堵吗?还是说果戈理、契诃夫不会让人堵?”在二人看来,这正是电影和文学的部分价值所在。

  二人想法的高度契合,或许是因为,他们对江湖的认知都建立在八十年代香港江湖电影之上。出生和成长于香港的梁文道,自然是在香港电影的浸泡中长大的,在看到《江湖儿女》中的人物对“关二爷”的尊重时,梁文道心领神会地想到港片中的“拜关公”。这些关于“情与义”江湖传统,很自然地唤醒了他对故乡文化符号的记忆。

  梁文道清楚,即便贾樟柯的故乡处于与他相隔甚远的山西,但作为同代人的他们,接受了同一套来自香港江湖电影的价值观。贾樟柯也坦言,“从初中到高中六年,我基本都是在录像厅看香港电影。”且由于山西话与广东话都是古语,很多发音相同,贾樟柯对于粤语格外有共鸣。

  《江湖儿女》的插曲,粤语版《浅醉一生》,此次已是第四次在贾樟柯的电影中出现,实际上,这首歌对贾樟柯意味着一种“江湖感、情义感”,他念念难忘的是少年时代借由录像厅里的小屏幕窥见的行走江湖与肝胆相照。

  这次对话在梁文道、贾樟柯对香港电影江湖的共同追忆中结束。许知远曾说:“贾樟柯是这个时代里最大的新闻记者,因为他的敏锐、他的作品都让我们看到这个时代的真相,也会引起我们的思考。”而贾樟柯和梁文道的区别在于,他们的理念一个靠影像徐徐铺开,一个在言语中娓娓道来。

  《八分》中,梁文道遍阅世事新闻,在评述热点之间独白他的世界观,有时,他又邀请文艺圈的好友做客于此,同贾樟柯、李诞等人碰撞呈现出更多时代的可能性。不过,这档节目倡导“话不能讲太满”,八分就好。对谈也是如此,其余的江湖,还要靠听众去细细体会。

  免a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